苑芯

最喜歡玩黏土了~~~小綠小藍超級可愛 ヾ(*´∀`*)ノ

sing together forever

原本想趕在六月底發的,結果手機板發不動QAQ

遲來的生日賀文

郁淚淚郁我是覺得無差啦,歡迎大家留言聊天

今天是水無月淚21歲的生日,月野寮裡的大家難得今天都沒工作,因此他們正如火如荼的展開慶祝活動的準備,為了不要讓淚發覺,他們移到了Gravity的公共間布置,也派出郁來拖住淚,不要讓他太早進入公共間。

 

所以當淚一起床,踏出了房間,就看到郁帶著燦爛笑容,與他道早,雖然那時已經早就接近中午

「淚早安」郁笑著說

「哈~早安~郁君」淚打了大大的呵欠,揉揉眼睛回應郁

「哈哈看起來還很想睡呢」

「是有一點,大家呢?」淚四處張望,明明今天都沒工作,但今天3樓卻安靜的不太可思議,照理來說這個時間夜沒事的話應該已經在準備午餐了才對

「他們嗎?嘛....因為臨時好像有了別的工作,所以出門了」面對淚的提問,郁只好趕快編了一個理由

「這樣嗎....好可惜,明明是放假日的說」聽了郁的回答,淚有點失望,原本想說今天大家都能好好休息,而且....今天也是自己的生日

「恩,是阿,今天就換我來做飯吧!今天可是淚你的大日子呢!」明顯看到淚眼中的失望,郁只好趕快轉移話題

「郁君做的飯?」

「是阿~至少會做簡單的東西!你就先坐在沙發那邊等我一下吧!我很快就好了!」有自信的拍了拍胸後,就推著淚到沙發區坐著

看著郁做午餐的背影,淚不經回想這些年當偶像的日子,如果沒有Procella的大家的話也沒有現在的自己了吧,夜像是母親一樣給予滿滿的關心也會煮好吃的料理,陽則是大哥,雖然不怎麼說但都像哥哥一樣的寵自己,隼則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每次都有神奇的魔法,從他身上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部過郁君好像因此苦笑的次數變多了呢。

海則是像是爸爸對自己無比的寵愛,若是那天沒有被他撿回去的話,現在應該就還在流浪吧。

最重要的是,郁君,溫柔的守護著我,雖然我一開始總是背對的你,但你依然不逼迫我,只是默默的關心,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每一次每一次都是你救贖了我,是你幫我破除了與哥哥的心結,是你在我難過時陪伴著我,當一起練舞時我的動作比較慢跟不上時,是你主動提出要修改難易度並且耐心教導我,雖然當時我很生氣覺得不值得你等待,沒有我你一定可以更發光發熱,但你總是說,我們是互補的,是像雙生子一樣。你就像王子一樣,在我前面引導著我,牽著手我們就能突破黑暗,不管多少次。

「郁君」

「嗯?淚怎麼了?」聽到淚的呼喚郁有些疑惑的回過頭

「飯快好了喔,再等我一下」

「郁君,你覺得我有成長嗎?」淚走向郁並問出心中的疑問

「當然有阿,淚真的成長很多喔!」露出燦爛的笑容郁說到

「郁君」

「嗯?」

淚拉住郁的手使了一下力將郁往下拉,並吻了上去

謝謝你

我的成長都是因為了你,希望未來我能更加成長與你比肩而不是在你的身後,與你一起singtogether forever

 

白組日常(淚郁日慶祝賀文

注意事項:
1.私設一堆,cp郁淚,淚郁看個人解讀
2.年齡操作:海20,隼17 白年少:6個月大,雙胞胎(???
3.ooc請見諒
4.不一定有後續ヾ(`・ω・´)

一切ok?那就開始吧ヾ(`・ω・´)

------------------------------

在一個悠閒的午後,身為一家之主的海正在處理著家務,而隼正抱著郁逗弄著,一旁的嬰兒床中一名綠髮的孩子正熟睡著

「海~你不覺得這兩個小傢伙雖然是雙胞胎但個性卻差太多了吧」隼用著手輕輕搔著郁的肚子讓他不時發出開心的笑聲,郁還會伸手出想要握住他的手,可愛的舉動很容易讓大部分的女性產生母性本能想把孩子好好愛護一般,但隼他可不是女性。

他只是覺得眼前這個小傢伙真的是跟另外一隻個性天差地遠

「隼,你別玩了,等等把旁邊的淚吵醒就不好了」海無奈地停下手邊的工作說

「海~你這麼說就過分了,我才沒有玩呢,我只是在陪郁玩,你看笑得多開心啊」隼無辜的抱怨著

「是是是是,對了,我等等有是要出門一下,這兩個就交給你了喔,可別欺負他們」

「好過分,我才不會欺負」

看到隼的反應海無奈得苦笑一聲,心想若不是隔壁家舉家出遠門我也不敢把這兩個傢伙交給你

「那我出門了,就算你無聊了也別玩他們啊!我很快就回來了」出門前海還是不太放心地交代了幾句

「對了海~記得買哈根達斯回來喔~或許我就會乖一點」

「....好,魔王大人」

與海在玄關道別後,隼開心的哼著歌將郁一路抱回到客廳

「恩哼哼♪~接下來要做甚麼呢?」看到兩個孩子一個安穩的睡著,另一個正張著水汪汪的眼睛好奇地盯著他瞧

「你們倆個性真的很不一樣呢,一個這麼活潑」走到淚的嬰兒床旁邊查看著,調整好抱郁的姿勢後,後騰出空閒的另外一隻手不安分地戳著熟睡中淚圓滾滾的臉頰

「一個卻這麼安靜」

感受到外力的干擾,淚不安的皺了皺眉,小手也努力的揮了揮想要把惱人的大手趕走,但卻徒勞無功,看到淚面對自己的襲擊竟然還是沒有醒只是努力的表現出自己的不滿,隼覺得有趣極了

「這樣也不會醒...那這樣呢...」打算將作亂的手移動到淚的肚子上給他搔癢時,懷中原本安靜的郁不安的扭動起來,還不時拉扯著他的衣服,面對這樣的狀況原先打算惡作劇的隼也只好作罷,將懷裡的小傢伙抱好避免摔下去後就走到了沙發坐好,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當把郁抱高與他面對時就發現,剛才笑得很開心的孩子氣呼呼地,還努力發出抗議聲

「咿!嗚呀呀!!」

「喔呀?你是想說不要吵淚睡覺嗎?」

「咿呀!」努力揮著短短的小手表達自己的意思

「像王子一樣呢,想要保護淚,那既然不能吵他的話~你就陪我玩吧♪~」隼開心的摸摸郁的頭,笑著說

「唔姆?」聽到隼的話郁不經疑惑的歪著頭看著他,隼先彈指,在淚的周圍設像一層保護的魔法,這樣就沒有問題了,接下來就是...

「出發囉♪~~」再次彈下手指,家裡就沒有隼和郁的身影了只剩淚安穩的呼吸聲

(30分鐘後...)

一陣白光突來出現在原先安靜的客廳,一個身影從光中出現

「呀~真好玩呢!對吧郁~」隼心情非常好的抱著郁說

與隼開心的神情形成極大的對比,懷中的郁像是受到極大的委屈一般,眼眶紅的不得了,眼淚也不停地打轉都快掉出來了,但又不敢哭出聲,努力的吸著鼻子,雖然努力壓抑著但還是不小心漏出一些些聲響。一整個就像是在這30分鐘內受到甚麼慘無人道的對待一般。

這樣細微的聲響傳進了淚的耳裡,他皺了一下眉,揉揉雙眼看看到底怎麼一回事,結果就看到自己的兄弟像是受到極度委屈,想哭又不敢哭的可憐模樣

「.....」

「你也醒了呢!」看到淚醒了後隼開心的抱著郁走向了淚,並伸出手戳著孩子柔軟的臉頰

「.....」慘遭大手蹂躪的淚,看向一旁委屈的郁,一個偏頭就往隼的手指用力地咬了下去

「!」雖然因為年紀還太小牙齒還沒長全,並不會太痛但隼還是因為淚突然的舉動嚇了一跳

「你怎麼...」還沒說完就聽到門外傳出鑰匙開門的聲音

「隼我回來了,冰淇淋也買了喔!」伴隨著爽朗的聲音海走進了客廳

聽到海的聲音,淚向是想到甚麼似的,轉了轉圓滾滾的大眼睛後馬上放聲大哭

「欸欸欸,怎麼了怎麼了?淚你怎麼哭了」一進到客廳,就聽到孩子淒厲的哭聲,海急急忙忙地將淚抱在懷中輕輕拍著被安撫,轉頭看向隼,發現他懷中郁也是呈現要哭不哭委屈的模樣,瞬間理解,果然還是被玩了阿....

「隼,冰淇淋我先沒收...」

「太過分了~~~海~~我沒欺負他們!我是陪他們玩而且剛剛是淚先咬我的!我可沒動他!」

「淚是個乖孩子才不會,而且連堅強的郁也委屈成這副德性了,很難相信」

「海~~~我是無辜的~~~」

「郁先還我..」將郁接過來後,海兩手各抱一個努力安撫兩位孩子的心情,而隼呢,這一周的冰淇淋與紅茶都被暫時沒收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pocky game

淚郁

ooc

因為pocky day
結束一天工作的郁收到了一堆來自粉絲送的pocky,雖然很開心,但自己其實對甜食真的還好....
嗯,回家給淚吃吧

一回到宿舍,發現淚還沒回來,郁只好先坐在公共室拆著pocky來吃
嗯,果然很甜呢
吃到一半淚就回來了
郁:淚歡迎回來,這些pocky分你,很甜很好吃(咬著pcky說
淚:郁君,謝謝(直接折斷郁的pocky,放入嘴中

郁:...淚,我是說桌上的,別搶我正在吃的啊

淚:...嘛,那這樣(親郁臉頰
    補償
郁:....
淚:然後,郁君比pocky好吃喔

pocky game 段子 敦芥

寫別的坑突然想到他們應該就是這樣吧

敦芥(交往前提

敦:龍之介,我們來玩pocky game吧!

芥:人虎那是什麼
敦:就是一起吃pokey!來一起!(咬著一端pocky

芥:無聊.....(直接把pocky折斷吃掉(走掉

敦:欸!!!!龍之介!!!

月之寮倉鼠小故事 3(白組


為了慶祝10/6郁淚日

日本時間發(*´ω`*)
快速寫一篇(*´ω`*)

很短小,有時間在補篇賀文

不過應該很難(*´ω`*)

這倆隻不管怎樣都很閃呢

---------------------------------------------------------
郁淚

因為天氣太熱了,所以苑芯替她的鼠鼠們買了小電風扇並搭配著大理石希望可以可以為鼠鼠們消消暑
所以一到了中午,就可以看到鼠餅們
黑組箱裡一塊,白組箱裡兩塊,通常都是產生在電扇旁邊或是大理石上

今天,淚一樣是趴在大理石上懶洋洋的睡著覺

郁輕聲的走到淚旁邊,推了推淚
「淚」
「唔?郁君?」
「這樣吹著風睡覺很容易感冒的」郁好心的提醒
吹著風又待在這個石頭上,況且淚的身體也比較弱,感冒的話就麻煩了,不只夜媽媽會擔心,主人會擔心,重要的是淚也會很不舒服。

「可是,天氣好熱」雖然知道郁是好意,但淚還是不太想離開這塊避暑勝地
「嗯….那這樣好了」像是想到甚麼好方法,郁也跟這趴上大理石上,窩在淚旁邊
「郁君?」
「我來給淚溫暖,這樣就不會太冷,又可以吹到風,不錯吧!」看到淚疑惑的表情郁笑著解釋
「嗯,謝謝郁君」說完,淚就窩到郁的懷裡
就這樣兩隻鼠鼠抱在一起吹著風

------------------------------------------------------------------------

「那兩個真的好閃」by其他同籠的鼠鼠

月之寮倉鼠小故事(2.5)

因為剛剛突然就有靈感了,就算突發!
不然我應該不會那麼勤勞

*後續
在驅鼠不小心在睡夢中把戀鼠當成食物啃,導致戀鼠的屁股毛禿了一塊,這件事讓低落了好一陣子...看到這樣難過的戀,身為兇手的驅只好走過去安慰他,希望戀可以打起精神

驅鼠:「戀對不起嘛,毛很快就會長出來的」

戀鼠:「 ...可是它現在禿一塊禿一塊啊!!這樣我就不是最可愛的鼠鼠了,更過分的是新一直抓著這點取笑我・゚・(ノД`)・゚・。」

驅鼠:「呃...好啦好啦,話說我去問春さん了,他說多吃堅果對皮毛生長很有幫助的!」

驅鼠:「既然...這次是我的錯!那那那!我把我那份堅果讓给你,直到戀你的屁股毛長出來!」

戀鼠:「驅さん竟然願意把你最愛的堅果讓給我(´;ω;`)」

驅鼠:「就算捨不得也沒辦法!現在最重要的是讓戀你的屁股毛長出來!」

戀鼠:「驅さん...(´;ω;`)」

達成共識的兩隻鼠展開了拯救「戀的屁股毛」計劃,在短短的時間內,戀吃了很多的堅果
可喜可賀一個禮拜後,毛都順利長出來了,但代價是戀鼠整整胖了一圈,因為攝取過多堅果

tbc.

後記
我真的打好多次:「戀的屁股毛」wwww
重要的事要強調很多次!(欸
腦海裡一直冒出禿一塊戀鼠的哀怨www真的很好笑
(被戀鼠咬

月之寮倉鼠小故事(2)

再來吐出個存稿(*´ω`*)
喜歡可以多多評論喔!

食物(二)(?)

主人一向都是在下課後餵這群小鼠們吃飯,某天因為臨時狀況比平常晚了將近兩小時回到家,而這是在主人回家前的小插曲

驅鼠正懶洋洋的趴著,因為餓到受不了讓牠完全提不起勁,只想趴著,節省能量的消耗

驅:「咕嚕嚕.....好餓喔.......主人,主人.....」

正當驅鼠覺得自己快要餓死時,發現眼前出現了一顆巨大的堅果

驅:「!?好大的堅果,是我眼花了嗎?」揉揉了眼,發現堅果依然存在

驅:「沒有不見...看樣子是真的!應該是主人回來了吧!不管我要開動了!啊~~」驅鼠於是大口咬下眼前的堅果

?:「吱!?」

主人回到家後看到戀鼠縮在一旁而驅鼠好像在一旁拍拍牠,仔細一看發現戀鼠的屁股上少了一撮的毛

就是個小段子(淚郁


單純是個段子(洗澡時想得(梗來自少女心症後群

嗯,就是淚郁

--------------------

海:就算你們兩個真的在一起了,郁你也不要太快對淚出手喔

郁:海桑放心,我不會對淚出手的
海 : ( 離開

淚:.....不出手嗎,郁君。(望

郁:!?淚?
淚:以後都不出手嗎?郁君。
郁:不是的!我的意思...(還沒說完

淚:那就換我出手了(推倒  郁
     嗯,請多指教郁君。
郁:!?

默默覺得要來增加淚郁的tag(*´ω`*)
冷cp裡默默耕耘

月之寮倉鼠小故事(1)


全員倉鼠化!
可能ooc!
不定時更新!

這是我在 @咲夜☆さくや 的本本裡客串的倉鼠篇
希望大家會喜歡(*´ω`*)
都是小短篇們
起因是因為我家的鼠鼠名字叫五月,而她的爸爸媽媽叫做太陽與月亮
而她其他的兄弟姊妹們分別是1~6月

跟夥伴聊天時發現這個點,然後倉鼠篇就出來了(*´ω`*)
好啦~廢話太多了,希望大家喜歡
------------------------------------------------------------------------------------
苑芯從小開始就喜歡倉鼠,但因為家人禁止,所以遲遲不能養,努力的和家人溝通後終於獲得准許。高高興興的從認養網站帶回了一公一母的倉鼠,公的取名陽,母得取名夜,兩隻鼠分籠養得好好的,不知是因為被分籠所以不爽,有一天當苑芯準備餵食時,發現牠們倆私奔了。

她很努力的找兩隻鼠寶但怎樣也找不到,只好安慰自己陽能好好照顧好夜應該不用擔心。一個多月後,苑芯發現陽出現在自己眼前,急急忙忙的好像想領著自己去哪裡似的,跟著陽鼠飛奔的方向,苑芯往櫃子的底下一看,看到了夜鼠身旁一群粉紅色的物體.....

原來是你們兩個搞出鼠命來了啊

苑芯只好帶上塑膠手套找了布丁用的塑膠湯匙小心翼翼將夜與寶寶們移出來,並注意不把自己的氣味染在寶寶們上

把牠們一切安置好後,她將小鼠們分別取名,始,戀,春,新,葵,驅。開始了照顧小鼠們的有趣日常。


食物(ㄧ)

當下課回家發現小倉鼠開始張眼,主人決定讓小倉鼠們嘗試練習吃飼料,她發給一鼠一顆葵花子並自顧自的叮嚀牠們,一鼠只有一顆喔,不可以打架

戀:「這是什麼啊,好香」捧著葵花子好奇的嗅了嗅

新:「笨pink,這是食物,都沒看到媽咪吃過嗎」

戀:「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罵到自己,算了我要開動了~啊~咦!?」

當戀鼠放棄與新鼠計較準備開動時發現手中的葵花子卻消失了,轉過頭發現身旁的新鼠正啃著自己的葵花子

新:「啃啃啃,多謝款待」食畢

新:「吃個飯還動作慢吞吞,給你太浪費了,這個我就接收了」

戀:「新!!!!!」

後來戀就去追打新了,結果當然是兩鼠都被始鼠訓了一頓,並且沒收接下來一個禮拜的零食

tbc.
嗯,這篇我就是想看新喊媽咪,官方ss裡新對媽媽的稱呼真的超級可愛的(*´ω`*)
然後好久沒在月歌坑出沒,來刷存在感(*´ω`*)

淚生賀 午餐搶食 郁淚淚郁?

嘛這是搞事分隊的文

壓線了www
祝大家淚郁日快樂

這是一個日常生活中的小插曲,這天郁跟淚一起到了外地出外景,出門前Procellarum的媽媽,夜剛好off把淚郁2人準備了餐盒,方便他們倆休息空檔可以吃

到了中午時間,郁拉著淚躲到了樹蔭下享用夜的愛心午餐

郁:「哇!夜桑做的食物真好好吃喔!工作完享用食物真的是太棒了,話說淚,等等有空檔的話我們買點紀念品回去給大家吧」當郁很開心地吃著午餐時,淚卻一口都沒動反而直直地盯著郁餐盒裡的食物。

查覺到淚的視線,郁很好奇的問

郁:「淚?怎麼了嗎?想吃?」

淚:「沒有…」聽到郁的問話,只是搖搖頭後,開口

淚:「郁君」

郁:「淚?」

淚:「這個」淚邊說,一邊用筷子夾走郁便當裡的章魚小香腸,直接放入嘴裡

郁:「诶?好喔,還要嗎?」雖然對淚夾走章魚小香場有一點意外,但郁覺得沒什麼關係,心想既然淚要吃,那就分給他吧,反正餐盒裡還很多。就主動夾小香腸到淚的便當裡

看到郁的舉動,淚反而有點失落,感覺好像計畫失敗似的,低著頭

淚:「郁君。不好玩」

郁:「唉?不是想吃嗎?」看到淚的反應,郁有點手足無措。

怎麼失落?是我哪裡做錯了嗎?

淚:「我搶郁君的食物,郁君應該要生氣啊」

郁:「可是淚你要我可以分你啊,沒必要生氣啊」聽到淚解釋,郁有點無言,這種事情應該不用生氣啊,淚要的話都可以給阿,說真的慣著淚已經算是一種身體本能了,而且平常也不怎麼會對淚生氣,更何況只是搶食這件事。

淚聽到郁的話,搖搖頭說

「不好玩,郁君,再一次,這次郁君要生氣才行」不然這樣計畫就不能實現了,淚心想

郁:「這…」生氣….可是對淚氣不起來阿,聽到淚的話,郁有點為難

淚:「郁君。」

淚直直盯著郁的眼睛,看到著本來就無法拒絕淚的請求的郁,只好投降答應了

郁:「….好」

得到郁的許可,淚再次進行搶食作戰,這次他看上的是郁餐盒裡的蛋捲

淚:「郁君這個給我。」(夾)

郁:「喔好」看到淚的舉動,郁直說好,結果下場就察覺某個盯著地的視線只好生硬的改口

郁:「痾….,不行這是我喜歡吃的,不能讓」

很滿意郁的回答,淚點點頭,繼續進行他的劇本,他將搶來的蛋捲直接放進嘴裡吃掉

淚:「可是我吃掉了」說完,盯著郁

郁君,這邊你要生氣喔。

讀出淚的眼神表達的意思,郁只好配合著淚作演出

郁:「….好吧,痾,淚你怎麼可以這樣」淚到底想幹嘛阿….

想歸想,但郁很努力的表現出生氣的樣子

聽到郁的話,淚露出不明顯的笑,低頭假裝思考一下並說

淚:「那這樣」便傾身向郁,並且在郁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淚:「補償。」

郁:「……」被淚的舉動給嚇到的郁,瞬間腦筋一片空白

郁:「淚!?你從哪裡學來的!?」

淚:「秘密」計畫成功了

補點後記

嘛,超級趕在6/10號發的XDDD
然後一直拖到最後一刻才碼完,然後他們真的好閃啊
話說淚到底從哪裡學來的wwww這次不是隼
就讓大家猜猜吧www
我設想是看到實際狀況,然後學來的www